松本家的凜

他是我的光💜

A团紫担
基本上有润cp都嗑,主长末、翔润

五人で嵐💙❤️💚💛💜



全职一生推!

叶受cp都吃,
雷傘修,周叶,双叶、陶叶、皓叶
喻叶(两个心脏真的好好吃)>all叶,喻黄叶,韩叶

【翔润】Come back to me 03

01  02


*现实向

*本章有山斗

*私设有,ooc預警


—————————————————————————————


生田一杯杯的灌着面前的酒,抒发这段回忆的郁闷。


他多希望松本润能赶快忘掉樱井翔,赶紧去正正经经地谈场恋爱,重新回復曾经最纯粹的那个笑容,而不是像现在一样,每日强颜欢笑地与樱井翔共事。可是他既不是松本润也不是樱井翔,他们两个之间的那些感情他无权去管,也无法控制。


总不能叫他把松本绑架到一个没有樱井翔的地方吧?先不论哪里会没有樱井翔,失去樱井的松本润他已经见过了,也怕了。他实在不敢再想象松本能不能在一个连樱井翔都没有的世界好好活下去……生田不禁打了寒颤。


他生田斗真唯一能做的事就只有尽他身为好友的本分,好好陪在松本润身边,并期望他最终能获得自己的幸福,即使那个幸福不是樱井翔。




又是一杯黄汤下肚,生田只觉得眼前的世界开始渐渐模糊,胃中的酒精咕嘟咕嘟地发酵着,涨的他神智也迷迷糊糊的,但他却觉得自己越喝越是清醒。


思绪飘来飘去,他想到了很多很多的事。从松本润跳到樱井翔,从樱井翔又跳到他的小弟上田龙也……心思飘荡不定,在熟识的朋友中转过一轮又一轮,直到落在那个他刻在心尖上的人,安稳扎根。


他想起了他家那位到现在还在冷战中的恋人——山下智久。




在世人眼中成熟理智的亚麻P,在生田看来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外表稳重的他,其实很孩子气,总喜欢在生田快睡着时把他拉起来玩,闹到生田的睡意全被赶走后,自己却倒头大睡;他固执,要是倔起来怎么劝都不听,就算弄到生田都快发火还是坚持己见;占有欲强,有时甚至连出去吃个饭他都会一个人在家里生闷气……还有好多好多在电视上不会出现,也不可能出现的缺点。


但这才是生田所见到的山下智久,只有最亲近的人才会见到的,最真实的他。


“那个讨厌的混蛋……”生田忍不住咕哝了几句,想起前几天吵架的事,他还是难以释怀。小心地啜了口杯子里的酒,醉眼朦胧中,他看向吧台另一侧的松本,周身浓稠的寂寞包裹住他,层层缠绕,同时也形成了一道不可突破的围墙。


轻轻叹了口气的同时, 生田不禁感谢命运对他的恩惠,让他还能和所爱之人相知相爱。


即使纷争难以避免,即使生活有许多磨难,但每次吵架都是为了能在未来继续走下去的磨合,一起度过的艰辛只会让他们对对方的爱意更加深厚。


在喜悦时有个能一同与他庆祝的对象,要回家时知道有个人在等着的温馨,失意时有个永远为他敞开的温暖怀抱……一股暖流抚过生田的心,悄悄抹平了吵架后的芥蒂。至少他们还有彼此,他们还在一起。


他决定大方的原谅山下了。


不过在告诉自家恋人前,他想让松本也来喝个痛快,只要醉了,就不会想起那些糟心事了。反正自己还没有醉,生田迷迷糊糊的想着,他还可以再陪松本喝个三百杯!


生田向酒保要了杯特基拉日出,杯底艳目的红石榴糖浆混上灿灿橙汁,热情又冶豔,妖娆却又不失大方。酒香随着摇晃而轻轻飘出,令人平添几分醉意,也增添了些成熟风韵。再加上杯缘的那颗红樱,果真像极了日出那朝气蓬勃的景象,充满希望与新生的壮阔。也是他对松本的期望。


一手拿起了那杯火热朝阳,另一手扶着吧台,生田踩着自认最标准的J家步,一步一步扭扭晃晃,风骚地走向那在酒吧五光十色的炫目光影中,愈发显得寂寞的松本润。




吼出了眼前醉汉的名字,松本拍拍自己的胸脯,平复被他吓到的惊慌。两道浓眉还是紧紧皱着,传达着主人的不悦。


不过看着面前满脸通红,而且明显也被吓了一跳的生田,倒是让他想起了自己来这里的原因,和生田为什么也在的理由。明明是他约生田来的,结果他却沉浸在回忆中以致完全忘记生田的存在,而且自己刚刚还吼了他一嗓子……松本润心里忍不住涌起一阵愧疚,准备和生田道歉。


但醉了的人脾气却好的很。生田只是继续傻乎乎的笑着,这隻明显喝醉了的大狗狗朝他咧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连脸上的褶子都浮了出来,松本几乎能看到他在身后大力摇摆的尾巴。他高举手上那杯艳橙的调酒,献宝似的端给了松本。


“嘿嘿嘿润くん,我,我跟你说啊……嗝,你看,这是我找到的神奇魔药!”打着酒嗝,生田不忘适时晃了晃酒杯。


“你不要看它小小杯还橘橘的,这东西很厉害的!只要喝,喝了它后你就能忘记所~有不快乐的事喔……嗝,快活似神仙!”又是一脚踩空,杯中的酒水随着生田魔鬼般的步伐左摇右摆,也让松本一颗心随之悬高,害怕里头的东西被洒出。


“来,这杯就赏,赏给你了!还不快把它喝了!” 生田将酒递到松本面前,嘴中还不知在喃喃念着些什么。担心着那杯酒的松本赶紧接过,他并没有打算要喝酒,就算要喝,也得等他把面前这隻狗狗送回家再说。在小心将高脚杯放到桌上后,一转头,就见到生田用水润的大眼瞪着他看。


“这杯说给你就是给你了,你怎么还不喝?” 那双大眼说着说着立刻蒙上了一层水雾,“ 我,我好心给你找来的忘情药,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它?呜,呜…… ”  “ 别别别,我喝就是了,Toma你别哭啊…… ”我还不想被你家山P揍呢。松本在心中暗暗腹诽。他连樱井翔的那身装饰性肌肉都打不过了,更何况是山P?


快速灌下面前那杯特基拉日出,松本只觉得得脑子一阵昏眩。小口小口的啜饮毕竟不如一口干完的爽快,但爽快也是有代价的,松本润脑子抽抽地疼,他不禁捂额晃了晃。待那种不适感消退后,他定下神,才发现生田已经豪迈地从吧台拿来了另一瓶满满的威士忌,甚至还帮他继续续杯。

        
“Toma你……你等下!别再倒了!” 生田用他水汪汪的大眼看着松本,疑惑地歪了歪头,手上动作却不停,将那杯威士忌硬塞进松本手中。


“来!” “…… ” 松本已经放弃阻止面前这个醉汉了。


只要他刚想说不喝,生田便哭,而他一哭,松本就害怕。而且吼了生田的罪恶感到现在还是耿耿于怀,让他更难拒绝生田递过来的一杯杯酒。


不过看着生田自得其乐地忙来忙去,帮他不断地斟酒,偶尔哼个几句 “You are my soul soul…… ”,看起来开心的很,松本心想或许醉了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沉浸于酒精的欢快,忘掉一切烦恼,忘掉所有哀愁,也忘掉那个在他脑海盘桓不去的人……松本举起身旁的酒杯,琥珀色的威士忌在酒吧狂乱的光影中,折射出各种不同的炫彩,海蓝的、正红的、鲜绿的、暖黄的、艳紫的,松本一口将它们吞下,感受那股呛辣流过食道,在腹中开始燃烧。


在失去记忆前,他记得他对着生田说:“来,一起喝!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夜晚的漆黑悄悄吞灭万户灯火,仅仅剩几盏残亮,在黑夜中孤独摇摆,却尽情狂欢着。


山下智久看着眼前依旧灯火辉煌的酒吧,不耐地啧了声,英气的五官在帽沿下皱成一团,喃喃念着:“那个傻子,成天净给我找事……”虽然嘴上这么说,眼神也是满满的嫌弃,但他仍一脚踏进灯影撩乱的酒吧,寻找着那两个人。眼神扫视了遍店内,一下就发现了那两个显眼的目标。


一个戴了顶大大的女优帽,精致的小脸几乎全被遮住,但就算看不到脸,那身盖不住的气场却早就出卖了那人。另一人则是什么伪装都没做,就那样大剌剌地暴露自己的浓颜。山下远远就认了出来,那是他的恋人——生田斗真,和前辈松本润。


但是即便认得出来也不代表他愿意把他们带走……和生田在冷战是其中一个原因,但要不是接到生田的电话,传来的却是松本润的小奶音,他才不会来这里呢……要知道现在可是深夜啊!是睡觉的时间啊!但看着那两个年过三十大男人抱在一起,互相拍肩安慰,生田哭红了鼻子,松本脸上也挂满了泪珠……山下忍不住扶了扶额,有种想把这两个人丢在这里的冲动。


当他又走近了点,生田和松本的声音在嘈杂乐音中愈发清楚。“润,你…你一定要找到自己的幸福呜呜……你看你这几年,过得那么苦……” 松本润抽了抽鼻子,“ Toma你也是…别再和他吵…吵架了,要好好珍惜当下知道吗…… ”


“嗯嗯!”生田用力点了点头,“我决定要原谅他啦!虽然他很霸道,每次什么都要管我,又讨厌,还常常欺负我,但是…但是……欸嘿嘿嘿……”生田讲着讲着,脸上的绯红与醉酒的酡红混在一起,头不好意思的渐渐低了下来。


“ 但是什么?” 特意压低的男音突然在生田耳边响起,仍昏昏沉沉的脑袋让他不及反应,过了几秒后生田才抬起头,却见一双他再熟悉不过的眼睛就在他面前,笑意流转。
     


“智久君……?” 甩了甩头试图赶走眼前的叠影,生田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山下凑近的大脸,不太相信自己看见的人。


然后,他提起手来,用力给了山下一巴掌。


生田迷濛的大眼看着自己的手喃喃自语道:“咦?不会痛啊……是我看错了吗……?” 一手捂着被打红的脸,山下的另一隻魔爪狠狠捏向生田脸颊:“什么不会痛!你个傻子!打的是我的脸,你当然不会痛啊!” “唔唔疼疼疼疼疼!!” 生田嗷嗷叫了起来,两隻爪子在空中乱挥,又趁机打了他几掌,等到生田被抓起来时,山下的脸基本上都是淡淡的红印子了。

      

“嘿嘿嘿……” 生田得意地看着山下的俊脸满是他留下的痕迹,悄悄抽出被抓住的手,又摸了几把。“你啊…真的是……” 抓住他的手,山下无奈摇了摇头,但眼神却是一片温柔。


他懒得再和这个喝醉的人计较,尤其是喝醉的生田斗真,反正刚刚已经听到他想听的话了。


其实他们冷战的理由认真想想实在是微不足道,之所以会持续那么久,无非只是两人都不想先低头而已。他也想过先开口认错,但是心里那口气却总是难平,导致在错过最好道歉的时机后,他就拉不下脸来了。


而听到生田说原谅他的时候,他是松了一口气的,毕竟因为一个小小误会而吵架分手的人大有人在,悄悄瞄了眼松本润,山下并没有那么多自信不让自己在吵架时,一怒下说出要分手的气话……


在冷战期间,他发现没有了生田的生活竟然如此寂寞,心中像是有个空落落的洞,怎么填都填不满,才短短一个礼拜他就快受不了了。他从没想过有人能这样干预他的心情,每个微笑,每个蹙眉,每个小动作,都紧紧牵扯着他的心。


“吧唧!” 一声,脸上温温热热的触感让山下回过神。他还是在那个吵杂的酒吧中,还是面对着桌上满满的空酒杯,但刚刚还在吃他豆腐的生田,已经整个人挂在自己身上,两只手紧紧环住山下的腰,狠狠亲了一下他的脸。


“最喜欢智久君了!”生田傻傻地笑着,眼睛微眯,在他身上蹭着。一个成年男人的重量可不轻,山下脚步不稳,好几次差点跌倒。


但他这样却是山下最喜欢的样子。


或许傻傻的,呆呆的,脸上还挂着之前的泪水,随着蹭动磨到他身上,但山下却怎么看怎么喜欢。


‘‘我们一起回家好不好? ”摸了把生田的一头软毛,山下柔声在他耳边道。


“嗯嗯,走吧!”醉了的生田好说话的很,听到话后立刻摇摇晃晃地想站起来,山下只好搂緊他的腰,防止他跌倒。不过看着一旁已经趴在吧台,看上去已经睡着了的松本润,山下又停下了脚步。


“斗真你等下,我先打个电话,找人让他把润君带回家……” 翻了下手机,山下并没有找到他想要的号码。


“斗真,你有润君经纪人的电话吗?” “马内甲桑?不用啊,我刚刚已经帮润打过电话叫人啦!”生田一脸得意地看着山下,“他帮我打电话,我也帮他打电话,聪明吧!”


“…… ”山下无语,不想跟这个喝醉的人讲道理,“那你打给谁了?”“他应该也快到了吧……?我们先走啦!”生田推搡山下的身子向前,在纠缠中逐渐走到门口。


“我觉得还是等到那个人来了我们再走比较好…… ”山下又望了眼松本润,脚步迟疑。“我们先走啦,我才不要打扰他们呢!”生田还是努力地继续推着山下,意见不合的两人就这样卡在大门处。


突然被打开的门伴随着山下熟悉的柑橘调香味,打断了他们两人无谓的争执。山下看着那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快步走进店内,踩着J家步,直直朝着松本润而去。纤细的长腿,浓厚的香水味,还有那个角度精妙的肩膀......他想他明白生田刚刚那句话的意思了。


生田举起手,朝着那个他们绝不会认错的的背影挥了挥,还喊了声:


“翔君!”



Tbc.



啊,翔君终于出来了...!


大家中秋快乐!
过节就是要吃糖啊(*´ω`*)
(↑来自一个最不会发糖的人的发言)


再讲个题外话:

最近在补家族游戏

我好爱吉本荒野

翔君超帅超可爱的!



评论

热度(39)